郭沫若在夏社的经历与处女作发表

人气 3579   2012-9-25 09:50

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中国代表团在后面的国际会议中作出了维护国家权益的举动,但此举遭到列强反对,引发全国人民的愤然。

此时在日本,新闻媒介却充斥着帝国主义的强盗逻辑,他们陷中国的爱国学生是“学匪”,居心巨测地歪曲事实真相‘在强烈的爱国心的驱使下,郭沫若和几个同学组织了一个爱匡的小团体—夏社(取华夏之义,又以结社在夏天,故名)。夏社的主要任务是将日本报刊上鼓吹侵略的文章和资料搜集起来,译成中文,并针锋相对地撰写反帝爱国的文章,向国内的学书和主要报馆投寄。同学们凑钱买纸张、买油墨,还置办了一契油印机。但是大家都是学医的,写文章不在行,于是翻译和掺稿的事都由郭沫若一人包了下来。当时正值盛夏酷暑,郭沫袭既要写文章,又要刻蜡版,油印和付邮也都是自己干。虽然我辛苦,但强烈的民族使命感催促着郭沫若,心底埋藏的热情女岩浆一般奔突着。郭沫若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反响。上海的《具潮》月刊在10月底同时刊登了郭沫若的《同文同种辨》和《引制日货之究竟》两篇文章。

为了更多地了解国内动态,夏社订阅了一份在当时很有革新气象的报纸《时事新报》。9月初,报纸寄到了。打开报纸,郭沫若第一次读到了中国的白话诗,那是初期白话诗人康白情的《送慕韩往巴黎》,诗中的主人公慕韩即曾琦正好也是郭沫若的友人。他将自己在泰戈尔影响下创作的几首新诗寄给了《时事新报》,没想到,就在当月的11日,《时事新报》副刊《学灯》便发表了《抱和儿浴博多湾》和《鹭鸳》两首诗。这是郭沫若第一次看见自己的作品印成了铅字,感到说不出的陶醉这也是他第一次使用“沫若”的笔名,从此,妙乡的大河就化作了一道绚丽的彩虹,悬挂在“五四”新文坛的天空。

  关注度: 3579   Baidu: 10   360: 3   Google: 0   其他: 1

推荐您可能感兴趣:

返回顶部
郭沫若 |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
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,有少量转载,如有涉及到虚假、侵权、违法等信息,请联系我们。
版权保护:本站原创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。©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